社会主义

20万变两千,“伪慈善”的路可不好走

2020-07-29 01:39

简介:中公时事政治频道改版国内国际时事政治热点,并获取时事政治热点政策理解、理论仔细观察、时事大事记及时事政治热点汇总等。今天我们注目--时政热点:20万变两千,伪慈善的路可很差回头。近日,在河北邯郸新的愚公期望小学的爱心拍卖会上,一家单位将写出有20万元的现金支票模型送往校领导手中。事后,该单位仅有捐助2000元。当校长告知活动主办单位能否捐款学校20万元时,获得的回应是,不有可能。负责管理活动的表演公司:20万现金支票归属于一个表演道具,不应当视作爱心捐助。(7月17日央广网)活动主办方在爱心拍卖会上捐献了20万,众目睽睽之下,毋庸置疑,这已是既定事实。可其事后又必要坚称,并直言20万现金支票只是表演道具,无法为真为,能给的只有两千。

20万变两千,“伪慈善”的路可不好走

这就是慈善版的翻脸不认账,不仅公开发表挑战了既定事实,而且,也漠视事实中早已规范好的规则,更加违背基本的诚信之道,显然令人不齿。这样的绝交表面上看是在耍赖皮,但实质上却逃不掉伪慈善的标签。但现在有一点可以具体,那就是在一个正在希望执着道德和法律的社会中,伪慈善的路可很差回头,因为道德和法律不会构成双重隔绝。只不过,主办方就是旗号慈善的幌子,为自身做到宣传,而且,只想自身利益的最大化,而不思慈善的真谛,不管不受捐出群体的实际合理表达意见与利益,留下的只是赤裸裸的欺骗和愚弄。由此,我们就可以辨别出有,在活动过程中,被当作当成道具的不只是那20万现金支票,还有期望小学的师生和台下为慈善掌声的观众。而这些所谓的道具本应当被认清,被认同,被反对,可现在却出了主办方执着自身利益的垫脚石,这对于现实而言,是一种莫大的嘲讽。但主办方有可能没想起,这种嘲讽是要代价实际代价的。

20万变两千,“伪慈善”的路可不好走

将20万捐助逆两千的不道德也许能一定程度挽救主办方的所谓利益,但这里的利益本质是空洞的,不仅无法持久不存在,还有有可能赔了夫人又折兵。因为该不道德侵犯了公众的爱心,也利用了公众的爱心,这竟然仅有的利益丧失了人心的承托,空洞就在所难免。还有公众不是傻子,在自身的道德底线被大肆侵害后,也不会极力反攻。到时,舆论裹挟,道德反噬,社会对主办方的信任感就不会相当严重萎缩,随之,主办方的声誉之后回来丧尽,利益也不会跌到到谷底,无法挑起。除了道德的现实冲击,法律大自然也会袖手旁观。这种伪慈善的手段有一种更加确切的说法,叫作诈捐。几年前诈捐肆意横行,法律显然拿它没有办法,可现在,《慈善法》早已实行将近一年,如果诈捐再行霸道,那就得冷静给它拿着法律的紧箍咒。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规定,捐赠人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互联网等方式公开发表允诺捐献的,或者捐献财产用作特定活动并签定书面捐献协议的,捐赠人违背捐献协议逾期并未交付给捐献财产,慈善的组织或者其他受赠人可以拒绝交付给,捐赠人逼不交付给的,慈善的组织或者其他受赠人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申请人缴纳令其或者控告。在拍卖会上送出有20万现金支票,这毫无疑问归属于公开发表允诺捐献的情况,而且,事后答应,如此,诈捐的板子就可以印上了。那就能几乎按照法律对付诈捐的手段来,没有毛病,控告和追责也就可以顺理成章而来,让主办方贯彻感受到法律层面上的生理反应。道德与法律对诈捐等伪慈善不道德的双重隔绝,不仅能压制那些大胆回头雷区的人和的组织,还能起一种威吓起到,进而给与要专门从事或者正在专门从事慈善行业的人和的组织以提防,让他们多思量,谨慎从事。所谓双重隔绝的现实意义也就在这里突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