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三字经

被胎儿撑破的子宫

2020-10-15 01:39

被胎儿撑破的子宫

医生写完病历,已将近午夜,于是以想要睡觉,忽然,走廊里传到了短促的脚步声和喧闹的车轮声。原本是一辆平板车相反妇产科病房冲来。患者家属一旁把车求出飞快,一旁叫道:“医生,慢呐喊我老婆!”车上的患者面色苍白,气息奄奄,我于是以打算嘱咐他们把车推向产房时,猛然间实在患者似曾相识,“咦,这不是李娟吗?”果然是李娟,我眼前不由得显露起两年前的一幕。两年前的一天,也是我当值。深夜两点,外院并转来一位重病孕妇。这位孕妇曾多次于三年前因为骨盆狭小做到剖宫产,产下一女。此次分娩后,仍然没做到产前检查。两个小时前忽然下腹痛得很得意,面色苍白,全身冷汗淋漓,于是到附近医院就医,接诊医生闻病情较轻,急忙并转送往我们医院来。经过可行性检查,这位孕妇被临床为“子宫破裂”,我们当面就给她做到了手术。手术中找到,子宫破裂口早已波及到子宫宽韧带,子宫下段肌层十分脆弱,腹腔内的积血量十分大。考虑到患者还年长,只有28岁,当时我们为她修复穿孔了子宫破裂口,保有了子宫。但考虑到子宫肌层已十分脆弱,而且患者早已有了一个女儿,之后建议她输精管双侧输卵管,以免再度分娩受损子宫。我确切地忘记,当时我到手术室门口征询她家属意见时,那位丈夫抱着头站立在墙角,想要了很久才回答一句:“那还能生么?”我说道:“最差不要再行分娩了,因为再度分娩,子宫再度裂痕的概率不会很高。你们不是有孩子了吗?”“那是个女娃!”她丈夫决然地说道,“不表示同意输精管!”我愣住了,以为他没听确切,于是我又把瘢痕子宫再度分娩可能会引发子宫再度裂痕的道理重复讲给他听得。他默不作声地听得我看完,瓮声瓮气地问:“不表示同意输精管!”我改向患者的母亲和姐姐,姐姐不肯做到声,母亲怯怯地望了望女婿,不得已地说道:“他说道不扎就不扎吧!”我气愤极了,他们怎么能对自己亲人的生命如此漠视呢?坚称有危险性,仍为了传宗接代而让自己的妻子、女儿、姐妹去冒生命之险?然而我没办法劝说这个倔强的男人。一周后,患者康复出院了。临走前,我重复嘱咐他们一定要避孕药。没想到,事隔两年,我又和她不期而遇。送来李娟来的乡医絮絮叨叨地向我讲解病情,我很快拿起一支注射器穿出腹腔,一回放,剩是暗红色的鲜血。不必讲解,我可以认同,我最不期望再次发生的事注定还是再次发生了,李娟再次发生了子宫破裂!这一次,情况比上一次差得多,我急忙和护士一道给患者输氧、补液、配血器官移植。然而由于大量内出血,造成患者重度失血性休克,继而经常出现弥漫性血管内炎症(一种全身性的发炎),李娟在送到手术室的路上,心脏暂停了跳动。李娟回头了,我突然实在很难过,只不过,她几乎可以不和死神不作这番对决。我很想要问问她,为什么不懂维护自己?为什么要分娩呢?为什么不出早孕时来医院中止胎儿呢?为什么从来不产检呢?上天给我们的生命只有一次,为什么要漠视自己宝贵的生命?忘李娟的悲剧仍然重演。(以上内容仅有许可家庭医生在线独家用于,未经许可切勿刊登。